詹长法

编辑:鼓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5 08:16:03
编辑 锁定
詹长法,男,文物保护专家,研究员。中意合作建立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中国文物研究所)文物保护与修复培训中心主任。中国第一个获得意大利总统授予的“仁惠之星骑士勋章”的文物保护专家。
中文名
詹长法
国    籍
中国
职    业
 研究员
毕业院校
兰州大学
性    别

詹长法人物履历

编辑
1978年,就读于兰州大学化学系;
1988年,国家公派进入罗马中央修复研究所学习;
1995年,詹长法终于争取到了机会。经过不懈努力,他带着与意大利政府合作的“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项目,回到了西安。经过3年的筹办,西安文物保护修复中心从无形变成有形,期间开展了一系列的文物保护修复工作,并且培养了一批人才。他自豪地说:“现在中国文物保护和修复的中坚力量很多都是那个时候培养起来的。”
接着,在国际合作方面尝到“甜头”的詹长法趁热打铁,陆续牵头完成了四川乐山大佛修复工程、三星堆博物馆建设、重庆博物馆修复中心建设、重庆湖广会馆建筑群维修等中意两国在文物保护领域的合作项目。
2004年,詹长法在中国文物研究院建立了中意合作文物保护修复培训中心。从此,他又开始了培养中国自己的文物保护修复人才的漫漫长路。

詹长法人物成就

编辑
由于他在中国文物保护方面的卓越贡献,2005年詹长法获得了意大利总统授予的“仁惠之星骑士勋章”。这是中国文物保护领域的专家首次获得这一荣誉。他在中国和意大利文物保护之间搭桥引线的作用也使他赢得了“中国文物特使”的美誉。
“意大利的文物保护法1931年就开始制定,而我国真正开始有文物保护法是在1982年,而且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也有问题。”他直言不讳地说道。言谈中,詹长法流露出的对于健全文物保护法制建设的心情非常急切,“国外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也曾出现过文化遗产遭受破坏的问题。但后来通过完善的法律制度得到了比较好的解决,我们为什么不吸取他们的经验教训呢?”
这几年,詹长法把他很大部分的精力放在文物保护修复人才的培养方面,他说:“这是我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可是谁又知道,隐藏在“喜欢”背后的其实正是他的忧虑和无奈。他曾做过调研,结果显示:意大利拿到文物修复师资格的有3万多人,而中国只有400人,真正能动手做的可能只有200人左右。他说:“在人才队伍方面,我们和人家的差距真是相当大的。”
近年来,国家在考古发掘上花费了大量的财力,这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是,詹长法认为,考古发掘仅仅是文物保护的一个开端。“而且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行业规范,比如修一件青铜器的预算,有人说是10块钱就可以了,有人说要1万块。这说明我们还缺乏必要的行业规范。”
“文物保护要加强国际合作”
“和国外有差距是事实,但是我们也在逐步地追赶。”在谈到中国文物保护的发展前景时,詹长法积极乐观的一面又展现出来了。
让詹长法感到欣慰的是,国家对文物保护的支持力度在不断加大。在国家财政的支持下,他主管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保护与修复培训中心已经培养了两期学员,意大利和中国两国政府对取得的成果都相当满意。
接下来,詹长法马上要启程到意大利去谈第三期的合作,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将和北京大学、罗马第三大学签订三方联合培养协议,由意方资助共同培养100名高级人才,包括80名硕士和20名博士。“但是我们这么大的国家,培养人员的规模和受益面是有限的。我们以前的主体教师队伍是意大利人,建立自己的教师队伍是我们下一步的目标。只要培养了自己的人才队伍,使人才素质和水平与国际接轨,整体差距就会不断缩小。”他信心十足地表示。
作为一个文物保护方面的海归专家和国际合作的实践者,詹长法建议中国文物保护要保持开放的心态。他说:“中国需要多与国际社会交流对话,而不是闷着头自己做。我们要多学科、多领域、多国别地开展文物保护。从近一二十年来的经验来看,国际合作对中国文物保护之路有着很大的推动作用,我们应该进一步地展开。”
开展国际合作很重要的一个内容就是要大量派遣留学生,并有意识地选派学科带头人到国外一流的研究机构进修。他说:“在这个过程中,国外能逐步加深对中国文明的了解。反过来也对规范国内的文物保护起到推动作用。”
词条标签:
行业人物 教师 人物